EN [退出]
经典广告>中国新闻

_贫困生演讲事件:应该以法律惩罚福利讹诈

2017-11-20 13:53

沈阳某高校为认定贫困生资格,要求提出助学金申请的贫困学生当众演讲,然后让作为观众的同学投票,得票高的才有资格拿到资助。舆论哗然,社会大众相当一致地认为此做法是“在伤口上撒盐”,对贫困生很不尊重。

然而,值得留意的是,尽管该高校承认让贫困生演讲竞争资助名额的“方式不好”,却坚持“出发点是好的”;综观媒体上的评论,相当一部分也只是点到即止,并未从根本上否定这种羞辱申请人的程序,只是商榷其羞辱的程度。由此可见,很多人似乎觉得,公开演讲不可以接受,但其它形式,例如公示、评议等就可以接受。从社会政策的角度看,要求救助申请者公示个人隐私,这种做法是典型的污名化(stigmatization),乃救助措施中必须尽力避免的事,何以在中国如此常见,甚至一些人觉得毋须从原则上反对?

这里的根源是一些“福利讹诈”在中国不会受到法律惩罚,所以救助申请中的资格认定,只好借力于所谓的“群众监督”,从源头切断讹诈,但这种监察却不幸地是一个污名化的过程。

助学金是社会救助的一种,类似的还有城乡低保等措施。在中国各地,申请社会救助几乎都有一个公示的过程:在城乡低保的申请过程中,做法往往是在街道或村委的公告栏公示申请人材料;申请助学金的贫困生,一般的做法则是把他们的材料交给班委或学生代表组成的评议会审议。目的就是要确保资格认定的准确—你的邻居和宿舍舍友,肯定会比街道主任和辅导员更加了解你的真实生活状况。事件中的高校之所以被诟病,并非因为走此既定程序,而不过是因为把这个程序做到“极致”了—居然把评议会变成宣讲会。媒体评论中相当多默认其“出发点”,仅把批评停留在演讲之上。简而言之,从国际眼光看来完全不能接受的污名化过程,在中国一些人当中是能忍受甚至赞成的,只有当它“奇葩”到某个程度时才被要求“人性化”处理。试问,真正“奇葩”的又是谁?

值得思考的是,在一个走向法治社会的国家中,是否还要长期接受这种以羞辱申请者为代价的资格认定方式?笔者认为,人的尊严应放在首位,必须明确反对污名化。要确保救助机制有效,应以法律惩处福利讹诈来取代污名化的群众监督。

在发达国家和地区,救助申请上的资料都是自愿填写,绝无公示这一步。很多人会问,若无公示,如何确保资料真实?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做法是立法惩处福利讹诈。在申请表格中,申请者须宣誓所填资料真实,否则承担法律责任。一旦被揭发资料造假,福利机构可把申请者告上法庭,以福利讹诈罪论处。例如在中国香港,欺骗综援轻则要接受社会服务令重则要坐牢。这里的道理很简单,社会救助的资金来自纳税人,欺骗救助就是盗用公帑,与挪用公款是同一性质。

实证研究证明,以福利讹诈取代污名监察不但更有效,并且更有利于建立社会诚信,培养公民善用公帑的意识。如果贫困生演讲事件能启发政策制定者思考这种政策完善方式,才能真正为弱者的尊严解困,并且也帮了又要发放救助又难以做好资格认定的辅导员和街道主任们一个大忙。

当前文章:http://9jqaq.szielang.cn/p/20171116/ow66kp.html

发布时间:2017-11-20 13:53

cosplay动漫服装店  肚脐未删减百度云链接  工商手机银行  燃油助力迷你自行车  叶倩文为什么不生小孩  事业单位和公务员  广东话柚子叫什么  眼睛跳的预兆是吉是凶  无理数  青海旅游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贫困生演讲事件:应该以法律惩罚福利讹诈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榆林至少还有你歌词